遊澈 作品

楔子

    

涼的藥液順著手背上的針尖淌進身體。自己是什麼時候失去了意識的?冇有印象了。窗子外麵飄來了桂花的香氣,是夏天啊。正如人生剛剛入夏的,十七歲的她。十二年前的聖誕之夜,母親拋下了所有,去往了另一個世界。留給她的隻有冷風中不停飄動的窗簾。在這十二年裡,包括父親在內的所有人,都會時常提醒她,媽媽是被你害死的。她就隻是,默默看著他們,不作任何辯解。因為這是事實。旁人的冷言冷語毫無意義,就算聽到,她也不會因此而...-

“爸爸媽媽,在我和哥哥之間,隻能留一個的話,你們選誰?”

“當然是……”

黎岸從睡夢中驚醒,無法重新入睡。

已經吞下了護士送來的兩片安眠藥,也隻是腦袋變得有些暈乎乎罷了,一點作用也冇有。

女孩輕輕歎出一口氣,盯著著病房的天花板發呆。

消毒水的氣味侵入鼻腔,涼涼的藥液順著手背上的針尖淌進身體。

自己是什麼時候失去了意識的?冇有印象了。

窗子外麵飄來了桂花的香氣,是夏天啊。

正如人生剛剛入夏的,十七歲的她。

十二年前的聖誕之夜,母親拋下了所有,去往了另一個世界。

留給她的隻有冷風中不停飄動的窗簾。

在這十二年裡,包括父親在內的所有人,都會時常提醒她,媽媽是被你害死的。

她就隻是,默默看著他們,不作任何辯解。

因為這是事實。

旁人的冷言冷語毫無意義,就算聽到,她也不會因此而產生負罪感什麼的。

她無法感知到那些。

“是個知道自己做了錯事也毫無羞恥心和罪責感的天生壞種。”

小學時的班主任是這麼評價她的。

-“長得像很愛哭的樣子。”“唉?”真是意料之外的評價。她收回視線,“可能真的在哪裡見過吧。”還是模棱兩可的答案啊。光線不太好的小文具店裡,貨架之間的狹窄空間內,少男少女麵對麵的沉默,令尹舟無措起來,有些尷尬地低下了頭。在她眼裡自己隻是個搭訕技巧相當拙劣的同校男生吧,今晚自己大概率會成為,南城大學某間女生宿舍的睡前談資吧。“這位客人,你要買什麼?”打破這段尷尬氣氛的,是個年輕的店員。店員小哥身形瘦小,...